地址:

您现在的位置 : 白树属

白树属

夏季可以遮荫乘凉的益处

  蜀道,这条惊险奇绝的古道,跨越3000年历史,承接长江文明与黄河文明、连接南北丝绸之路,它是人类筑路史上的奇迹,也是世界文明的奇迹。

  公元263年,魏征西大将军邓艾攻成都,刘禅衔璧投降。为了招降东吴,邓艾提议封刘禅为“扶风王”,令其经蜀道迁徙到洛阳。据说路过此地,正值大雨倾盆。一行人在此避雨,刘禅背靠大树,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为了防止山洪冲塌这条生命线,李璧又带人在道路两旁种下10万株松柏,这条路宛如一条绿色长龙,成为举世闻名的“翠云廊”。这时所植的树叫“明柏”,又称“李公柏”。除了种树,他还颁布了“官民相禁剪伐”禁令,对植被保护功不可没。从宋仁宗开始,就形成了以种植树木多寡作为考评官吏政绩依据的惯例。而明代李璧之后,伐木禁令沿用至今,每届州官交接时都要核实古柏的数目,古柏的保护当作政绩指标来完成。

  李璧400多年前植柏、补柏、护柏的举动,受到人们称赞。清同治《剑州志》载:“古柏树万株,为璧所植。”除了植树禁伐,李璧的功劳簿上的另一笔功绩,是重视民众教育。6年的任期内,他先后创办了4所社学,修复了剑州儒学和兼山书院,甚至亲自授课。由于他的不懈努力,剑州的教育事业欣欣向荣。

  睡意阑珊,阿斗迷迷糊糊地走进红墙黄瓦的“昭烈庙”,烟雾缭绕之中,父王刘备、叔王关羽、张飞以及诸葛亮和赵云等人坐于殿堂之上。阿斗自知罪过,磕头如捣蒜。刘备厉声问道:“如今汉室江山何在?”阿斗头不敢抬,声若蚊蝇:“邓艾大兵压境,儿臣只好衔璧而降。”张飞破口大骂:“你这无用的昏君,我要打死你方解心头之恨。”

  不过另一种说法,则是秦始皇主动为之。当他统一中国后,下令以咸阳为中心,修筑四通八达的驰道,在道两旁种上成排的松柏,用以显示天子的威仪。这样的说法与《汉书·贾山传》相符合:“(秦)为驰道于天下,东穷燕、齐,南极吴、楚,江湖之上,濒海之观毕至。道广五十步,三丈而树,厚筑其外,隐以金椎,树以青松。为驰道之丽至于此,使其后世曾不得邪径而托足焉。”无论是驰道还是松柏,都是加强中央集权、宣扬皇威的载体。

  2014年12月,王小红带领高宇等研究生,重走翠云廊。他们从梓潼出发,沿翠云廊直至昭化,脚下蜀道斑驳,沿途古柏参天,还有饮马槽、拦马墙、防滑带等古代交通设施,保存得原汁原味的环境,令人出乎意料。

  这种树龄超过2000年、体型硕大的柏树名叫“皇柏”,也叫“帅大柏”,这里还有个小插曲。1963年,朱德视察翠云廊的柏树时,有随行人员感叹“这树真大!”一个农民用当地方言说道:“前面还有一棵帅大的树。”工作人员不解询问:“什么是帅大的树?”朱德幽默地回应:“就是很大的树,像元帅那么大的树。”帅大柏由此得名。

  蜀汉时,张飞担任巴西(今阆中)太守。当时刘备驻守成都,姜维驻守剑门,军情政务往来频繁,却因剑门山势险峻,马不识途而耽误。张飞带领将士自阆中至昭化凿石开山,将羊肠小道扩建成一丈多宽的石板大路,还号召老百姓参与,同心协力在道路两旁栽植柏树,并严加保护。

  古人修建栈道需要伐木,往往越伐越远,不便运输,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