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址:

您现在的位置 : 白树属

白树属

那泪水像是凭空冒出来

  精灵转过头来,麻雀停在了他的肩头,“我不知道…从我醒来我就没再见过我的族人,这些小家伙是自己找上来的。”

  精灵敲了敲门,开门的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见是Legolas很是激动,“我的孩子,你回来了。”

  “我们走吧,再不回去我的假期可就到头咯。”Aragorn回答,精灵点点头,最后望了一眼溶洞,和人类一同离去。

  “不如….你住我家吧!”人类脱口而出,随后发现这个提议略有些怪异。“不,我没别的意思,只是觉得你在我那儿可能更方便一点。”

  下了火车,Aragorn提着质朴的牛皮小箱子,前方的精灵穿着连帽衫,整个头隐在连衣帽中。

  “第一行字我也不认识,似乎不是精灵语。第二行字说的是:Legolas Greenleaf长眠之地。然后就是些类似祭祀文的东西了。”

  人类和他走在静谧的森林之中,“Legolas…你这样带一个才认识没多久的人..去你的陵墓,这样好吗?”

  这次他算是亲眼目睹了,那泪水像是凭空冒出来,流泪的雕像和眼前的精灵莫名契合。

  人类象征性拍了拍身上的泥沙,这才抬头观察四周——似乎是个溶洞,有一条地下河贯穿洞穴,一切浑然天成。

  告别老奶奶,精灵提着小巧的行李箱带着Aragorn走进附近的森林中。“我的陵墓就在这片森林里。”

  走出咖啡店,天色有些微暗,Aragorn看了看一旁的精灵。“额,Legolas,天色不早了,你家在哪儿?我开车送你回去。[←终于不穷的A叔]”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在乡间小路上,一阵风吹过,精灵的金发溜了出来,飘荡在耳边。

  人类看着那分明是野生的麻雀对精灵展现出的依恋和喜爱之情,不禁开口道,“你们精灵…和这些动物相处真融洽啊….”

  人类绕着走了一圈,在一角发现了通往石台的小踏板,多亏平时对攀岩的训练,他快速跳过一块又一块的踏板,最后落在了石台上。

  不知何时,有只麻雀盘旋在精灵的头上,最后终于飞了下来,精灵看见那麻雀,伸出手指,那麻雀恰巧停在了手指上。

  精灵眨眨眼,Aragorn注视着他深蓝色的眼眸,有些沉醉。“好呀,麻烦了。”他最后笑着回答。

  Aragorn回头,见精灵呆立在那儿,“Legolas?你为什么不过来?”

  “那个Legolas Greenleaf,就是你的全名吗?我能不能知道它的精灵发音。”人类问道。

  人类的眼里闪过一丝诧异,“抱歉,我不知道….”精灵摇摇头,“本来就什么都忘了,没家也是很正常的。”

  “我先出去,在外面等你。”Aragorn说道,转身回到了放有石棺的溶洞。

  注:我并不知道腐国是否有原始森林,也不清楚植被情况,文中描写纯属剧情需要。

  溶洞中央,地下河汇聚成了一片小型湖泊,湖泊上的石台放了一口石棺,现在棺门已经半开。精灵带着人类绕到了石棺的背后,这里还有一个小长廊,走过去是另一个圆形溶洞。

  甬道朝下,一片昏暗,精灵似乎能在黑暗中视物,两人四肢着地爬了不知多久,前方终于有了光线。

  精灵注意到了他的视线,“啊,我本来想从墓里出来,但是太深了….等我爬上来后就晕了过去。那附近有个乡村,有一家人发现了昏倒的我……”

  “这片森林,我也很熟悉….感觉自己像刚出生的婴儿,和它们比我太年轻了…”人类看着精灵,他就是这森林的宠儿,很自然的融为一体,甚至,可以看见….精灵身上那微弱的蓝光?

  “Legolas!雕像流泪…了…..”Aragorn转过来,却见精灵昏倒在了地上。

  “很神奇吧,这些东西….竟然还能保存到现在,可能是有魔法什么的吧。”精灵选了几本书放进带来的皮箱中。“我对我族的了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