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址:

您现在的位置 : 包膜病毒

包膜病毒

太阳光直射进窗户的时候

  第二天一早,孟丽很反常地起了个大早,她看着结婚照上的男人半晌,又望了望床上那个下巴圆润的李颂熙,紧握手里的药瓶,颤抖着将手里的药粉撒进饭菜。

  “谁想一直呆在那黑暗的角落里啊,我也想多看看外面的世界!啊!这粥真好喝,外面的东西就是好,我要再盛一碗去,你还要吗?”男人舔了舔嘴角,意犹未尽地看向孟丽。

  拿起桌上的牛奶,习惯性地朝旁边的张彦道了声“谢谢”,然后插上吸管,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男子双手抱胸于前,头向后仰了仰:“呵呵。大部分人1到15岁感染疱疹,感染了以后,人的免疫系统会把部分病毒清除,而清除不了的那些会沿着神经髓鞘到达三叉神经节和脊神经节,潜伏在那里,伺机而动。一旦人的免疫力低下或情绪紧张,潜伏的病毒就迅速激活增殖,再次让人生病,这才是最厉害的,而我,就是最厉害的那个。”

  男人将她安顿在床上后,拿过小桌板,在她面前支好,将热水、药片、镜子、化妆棉、抽纸等一一摆到桌上,这才转身回去厨房。

  李颂熙伸手摸着她的头:“好了,别哭了。当初我诱哄你让你谈恋爱,目的就是让你跟人接吻,我好寄生到别人体内,伺机侵占人体。谁料阴差阳错李颂熙死前让你吻他,你照做了,我就借着他的身体,偷了跟你在一起的这一年多的幸福!本来以为可以让你一直活在我给你编织的梦里,谁料偷来的幸福,终究还是要还回去,只是以后苦了你!”

  “害怕尝试,就永远不能真正去体会什么是真正的爱情,勇敢地往前迈一步,真相才会更近一步。就比如我,我从前只在你脑子里潜伏度日,当有一天我真正出来的时候,我才发现这世界,真奇妙,我都不想再回去了!”

  孟丽蜷缩在床上靠近沙发的那一侧,双手抓着男人的胳膊,眯着睡眼:“病毒先生,你给我讲个故事吧!”

  坐在急救室门前的孟丽眼睛红肿,头发散乱,她已经不记得这是坐在这里的第几天了,她只知道那个肯为了他而牺牲生命的人在里面躺着,她要在这里等他苏醒,对,他一定会苏醒的。

  吃力地掀开眼皮,映入眼帘的是个冒着热气的纸杯。她也不管那杯子是否太烫,一把抓进手里,偏头朝旁边工位上的张彦道了声“谢谢”。张彦愣了愣,随即暖暖一笑:“不客气!”

  男人脸上的肌肉动了动,道:“草履虫是原生动物,乳酸菌是一类细菌,它们都不是病毒。”

  孟丽摇摇头,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他居然还在这里,屋里也没有任何被翻动的痕迹,他,难道不是非法入室的罪犯?孟丽小声问:“你真是病毒?”

  孟丽挤出一丝笑:“嗯,每次都是你早起给我做饭,我……”忽然她就说不下去了。

  第二天孟丽睁开迷蒙的睡眼,第一眼看到的是自己的床头趴睡着一个男人。她一个激灵坐起,惊恐地盯着他。

  直到下班,孟丽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浑浑噩噩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她多想让病毒先生出来一下,想要问问他,究竟该怎么做?

  看着李颂熙的身体飞上天空,再重重抛下,孟丽像是被冻进了坚冰的鱼,无法思考,无法动弹。直到地上鲜血淋漓的男人向他伸出手,她才飞也似的跑上前,紧紧抱住怀里的人,泪如雨下。

  “我怕你死了,那样我就活不成了,你是我的宿主,我得在找到下一个宿主前保证你的生命是鲜活的。”

  “这么厉害?”连这么专业的术语都用上了,编得还真是尽心尽力啊!只不过你编这一大堆,到底想干什么?

  孟丽看着镜中苍白憔悴的自己,再望向厨房忙碌的身影,默默将桌上的药片扔进了垃圾桶。健康而孤独地活着,不如以病弱之躯沉溺于美好的梦境。

  “呵呵,我死不了的。”虽然是一句共存亡的现实描述,但孟丽的心里还是起了涟漪。自从当初从家里离开,来到这座城市,没有人在意她过得是否安好,是否还活着,从一个不知来历的人嘴里听到这么一通关心自己生命的话,虽然知道那是骗人的,但她还是感到丝丝慰藉,至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