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址:

您现在的位置 : 包膜病毒

包膜病毒

IDLV与基因表达还需要进行长时间的观察

  尽量避免使用针头或者其他尖锐的耗材。如果必须使用,这些器具必须谨慎使用防止或者减少皮肤刺伤的风险。

  除了需要识别LV本身固有的危害外,还需要对载体使用过程中的风险进行彻底的评估。典型的实验室操作规程包括:(1)操作和处理LV转染细胞实验室,(2)LV悬浮处理,(3)体内实验,包括接种LV悬浮液或者LV转染细胞的实验动物,(4)载体的制备。必须确定每一个过程中暴露的风险,特别注意的是体内试验或在非确定是否存在内源性逆转录病毒学列的细胞培养中,对于宿主的意外污染。

  如果进行LV操作,实验室至少需要一个二级生物安全柜。它可以避免工作区内污染空气的流通。生物安全柜的位置要原理门、窗、供应室、排风百叶窗和复杂的实验室区域。不管是放置的时候还是每次移动后都要进行检测,每年至少一次。

  复制缺陷LV颗粒不含有转基因,或者转基因产物不会对转染细胞产生额外的伤害,影响人类健康和环境。

  接种后最少72小时,注射的动物保持在BSL-2坏境下(独立通风笼(IVC)或过滤器上的笼子里),或者BSL-1坏境下(独立通风笼(IVC))。只有在生物安全柜里才能打开笼子。动物需要在生物安全柜中转移到新的笼子里面,不能太早转移,至少接种后三天才可以转移。

  Fig. (1).(左)带有典型HIV-1衍生载体的HIV前病毒结构图示:野生型(A),失活型(B), 改造的失活型载体(C);(右) 典型的HIV-1衍生的衣壳结构:一(D),二 (E) ,三 (F)代衣壳结构。信封结构与HIV无关,是用于假病毒载体的(E)。

  目前,并没有RCL传代的危险事件出现,随着更安全病毒生产系统的发展,RCL生产的风险被明显的减小了。与RCL形成的低概率相比,LV的出现还需要大量的临床试验证明。在这样情况下,当大量生产时,针对RCL的PCR检测和敏感性检测将被开展,用来正式RCL的缺失。

  特别要注意的是当宿主被慢病毒感染的时候,因为这将增加慢病毒载体动员或者互补的风险,从而增加RCL形成的潜在可能。如前所述,在使用LV的第一个临床试验结果显示,在慢性HIV感染的病人中存在慢病毒载体序列的动员。另一个问题就是那些经过基因治疗获得HIV感染的病人中LV的动员。

  上游多聚腺苷酸化增强子元件也被发现可以提高对正确的polyA位点的识别。这些元件的加入可以提高生物安全性,因为通常高达10%的转录子都不能被3’LTR准确终止,这可能导致临近癌基因的翻译。

  禁止在同一个二级生物安全柜中同时操作具有复制能力的病毒或者其他载体系统。

  污染增加可能是由于处理大量的载体颗粒-高容量和/或高滴度-或来自容易慢病毒感染的实验室实验室动物引起的。多数指南要求接种人类细胞进行HIV复制的动物需要高度严格控制,例如SCID小鼠和缺失限制HIV-1的TRIM5的mamu7纯合子动物。处理第一代LV也可能需要执行附加措施因为这些载体被认为是不安全的,RCL的概率是不可以忽略不计的。

  Lenti-X TM生产系统有两个固有的理论缺陷。首先,与SIN载体比较,lenti-x生产系统实际上具有增加载体动员的可能性的特点。如果野生型病毒感染转导的宿主细胞,随后的TAT蛋白表达可激活慢病毒系统。但是,通过预测宿主细胞相关的野生型病毒以及实施防止它们意外感染的措施,这种风险被大大的减小了。

  一方面必须考虑的不良影响是在载体生产过程中,具有复制能力的慢病毒的产生和传播,这些必须在进行临床试验GMP生产中解决。这种具有复制能力的慢病毒的产生主要是通过同源重组序列之间发生重叠。虽然在亲嗜性逆转录病毒或者双嗜性逆转录病毒包膜感染的具有分裂功能的逆转录病毒整合细胞系中已经检测到了具有复制能力的逆转录病毒,但是目前并没有关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