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址:

您现在的位置 : 包膜病毒

包膜病毒

“我们只好在水冲上来的时候闭上嘴巴了

  无可避免——这着实是最糟糕的项目。正如里约儿科医生丹尼尔·贝克尔告诉纽约时报的记者一样,三项全能和马拉松游泳运动员“将真的在人类排泄物里游泳”。马拉松游泳运动员真的非常不幸,他们的游泳距离是三项全能选手的7倍。这意味着暴露在病毒威胁下的机率大大增加,从而提高了感染的可能性。

  09年里约竞争今年奥运会的举办权时曾许诺花费40亿美元用于水处理,这条竞标书中的款项志在处理瓜纳巴拉湾中危害健康的受污染海水。根据纽约时报报道,时至今日,里约官方只兑现了170万美元——少于承诺总额的5%。

  “即使只是在划船,也有水会溅到你的脸上,”摩斯说道。对于赛艇运动员而言,面具和护目镜依旧是降低感染可能性的好选择。

  事实上,约60%的巴西人已经感染了甲型肝炎,这种疾病来自于污水接触。其他国家的运动员即使已经提前注射了针对这种病毒的疫苗,仍有可能无法抵抗当地的菌株。细菌和病毒在粪便污水中极易繁殖。在受污染的水中游泳的问题就是微生物会大量的进入我们的口鼻耳眼,非常容易生病。这全都取决于接触,无心吞入的一口海水中就可能含有足以让你生病的微生物。

  在里约最差的情况是感染甲肝病毒,生病会持续几周至几个月的时间。幸运的是,最易感染的病毒存活的时间也是最短的(但也明显会感到不舒服),不管是痢疾还是呕吐不停(或者二者兼有)都会导致几天离不开卫生间。同时,这些病毒要过很久才会影响到生理系统,运动员不必担心在比赛期间感染这些病毒。

  谈及在里约水域受到微生物感染的可能性,下面是各公开水域项目危险性排名。(参加皮艇障碍赛、跳水、现代五项、游泳、花样游泳以及水球的奥运选手们可以长呼一口气了,这些项目都是在人造水道里举办。)

  去年美联社和巴西病毒学家费尔南多·斯皮里奇(Fernando Spilki)联合开展了一项独立的调查,在今年举办三项全能和马拉松游泳比赛的科帕卡瓦纳海滩发现了腺病毒和肠病毒,浓度与原污水中的相当。三项全能运动员真的不能佩带保护性面具。如果他们不小心,甲肝病毒和其他病毒将很容易随着海水流进嘴里,这在争夺金牌的关键时刻线.马拉松游泳

  今年的奥运皮划艇赛在罗德里戈湖举行,2014年当地的微生物学家莱娜塔·皮卡奥(Renata Pic?o)在湖水的几个区域里都发现了高浓度的耐药细菌。

  水污染问题依旧存在,运动员健康依旧受到威胁。但是当地人依然在瓜纳巴拉湾中游泳甚至取用饮用水。所以如果他们没有出现集体生病的情况,那运动员又为什么要担心呢?当地人很有可能对水域中让人生病的微生物产生了抗体,哥伦比亚大学梅尔曼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教授、病毒学家斯蒂芬·摩斯(Stephen Morse)说道。

  正如荷兰帆船队队员阿弗罗迪特·席格斯在时代杂志的评论中机巧的评论一样,“我们只好在水冲上来的时候闭上嘴巴了。”这象征着今年参加帆船比赛的380名运动员的绝对优势:他们离水最远。帆船运动员们甚至可以轻易的佩带遮住嘴的保护装备,还有护目镜,摩斯说道。

  在没有听说、听从如此建议的情况下,2015年13名美国赛艇队队员在一趟里约世界青少年赛艇锦标赛之行后感染了严重的疾病。他们参赛的环礁湖内有一种超级细菌被检测为阳性,随后便染上了无法识别的胃病,有些运动员的状况持续了一个星期。

  11项与水有关的奥运项目中,皮划艇、马拉松游泳、赛艇、帆船、三项全能这5个体育项目是在公开水域中举行的。不幸的是,2016里约奥运会的公开水域场地则遭到了来自垃圾、原污水和其他污染源的困扰。这样的情形对于奥运选手来说非常不利。

  今年的奥运皮划艇赛在罗德里戈湖举行,2014年当地的微生物学家莱娜塔·皮卡奥(Renata Pic?o)在湖水的几个区域里都发现了高浓度的耐药细菌。皮划艇的运动员们大概要眼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