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址:

您现在的位置 : 包膜病毒

包膜病毒

目前患者病情稳定

  但王忠强也认为,规模化和集约化不是简单地 “集中化”。现在一些养殖小区没有按照标准建设,没有形成饲料和防疫统一,而只是把养殖户和畜禽集中起来,布局小、散、乱,卫生条件不达标,带来的只有风险。

  国家首席兽医师于康震7日表示,H7N9禽流感病毒对家禽呈低致病力,可以感染鸡、鸽子等禽鸟,感染后没有临床症状。

  而且,一些养殖户没有严格实施生产环境的封闭隔离,畜禽同养、人禽同住,笼舍狭窄、又没有及时消毒清洁,也增加了疫病快速、大面积传播的几率。

  台湾疾管局副局长周志浩介绍说,4月3日至今,台湾累计接获20例疑似H7N9流感病例报告,除仍在检验的两例外均已排除感染H7N9。

  台湾流行疫情指挥中心7日中午举行记者会,通报在过去24小时里,当局卫生部门疾病管制局共接获5例疑似H7N9流感病例报告,其中3例已排除感染,其余两例仍在检验中。

  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提示说,H7N9禽流感病毒除经呼吸道传播外,也可通过密切接触感染的禽类分泌物或排泄物等被感染,直接接触病毒也可被感染。尽管感染的来源及传播模式尚不能确定,但应采取以下措施预防感染:不接触、不食用病(死)禽、畜肉,不购买无检疫证明的鲜、活、冻禽畜及其产品;生禽、畜肉和鸡蛋等一定要烧熟煮透;在食品加工、食用过程中,一定要做到生熟分开,避免交叉污染,处理生禽、畜肉的案板、刀具和容器等不能用于熟食;要保持良好的个人卫生习惯,不喝生水;保持手部卫生,常洗手。在食品制作之前、制作之中以及制作之后,餐前便后,处理生禽畜肉和生鸡蛋后等均要洗手等。

  禽流感的发生和传播,是人类的危机,也是反省自己、调整产业发展的契机。想要真正阻击禽流感,源头的监控和预防必须到位。

  近10多年来,从H5N1、H9N2到H7N9,禽流感频频“光顾”我国,花样不断翻新。虽然原因尚迷雾重重,但密度高、卫生差的家禽业养殖现状,已然成为病毒滋生的“温床”。阻击禽流感,必须从养殖源头做起。

  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7日提示,应对H7N9禽流感病毒,应注意食品安全。

  于康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在上海活禽市场的鸡、鸽子中检出的H7N9禽流感病毒是一种全新的病毒,与人体中分离到的病毒高度同源,此前在国内从未分离到。该病毒在活禽市场检出率最高,在养禽场尚未检出,目前主要集中在上海,但不排除在更大范围内检出的可能性。

  截至4月7日晚,全国共报告21例确诊病例,分布于上海(10例,死亡4例)、江苏(6例)、安徽(2例)、浙江(3例,死亡2例)4省市的16个地市级区域。

  截至7日下午,上海市累计对10例确诊病例的194名密切接触者开展了医学观察。所有密切接触者中,累计出现发热伴咳嗽或咽痛等症状的密切接触者2人。目前2人在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治疗,实验室检测均已排除H7N9禽流感。

  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指出,禽流感病毒普遍对热敏感,对低温抵抗力较强,65℃加热30分钟或煮沸(100℃)2分钟以上可灭活。病毒在较低温度粪便中可存活1周,在4℃水中可存活1个月。

  在我国传统农业在向现代农业过渡进程中,采用集约化、规模化的经营方式本是发展方向,但过于低廉的养殖利润,让不少禽类养殖户减少场地投入、以数量取胜,“过密化”饲养成为禽流感传播的重大安全隐患。

  “活禽进城,宰杀简陋、随意也埋下隐患。禽流感问题反复出现,人口密集区域的人禽接触需引起重视。”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姜庆五说,应提升家禽运输、销售和宰杀的环境要求。

  患者李某,男,67岁,上海人。患者3月29日出现全身酸痛、发热,于3月30日前往第一人民医院南院就诊,诊断为左上肺炎。4月7日凌晨,经上海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实验室检测结果为H7N9禽流感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