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址:

您现在的位置 : 醋鳖甲

醋鳖甲

这对人体伤害很大

  “艾灸纯粹是个经验活儿,不能浮躁,必须亲自一点点尝试。要整天围着病人转才行,不能让病人围着我们转。很艰苦,累不说,还要忍受烟尘、火热。”马兆勤感慨,也正因为如此,很多也曾决定要搞艾灸的同行没有坚持下来,目前国内普遍还是重针轻灸。

  诊疗室里每天要迎来七八十个病人,还有很多外地人,马兆勤常常忙得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他基本没有休闲的时间,周一到周五,每天从早晨7点半忙到晚上六点。“每天工作10到11个小时,其中六七个小时要站着。”到了周末,他还要加半天班,周日整理资料,每周往复。

  1984年,28岁的马兆勤从部队转业进入济南市中医医院。第二年,他就做出了一个让很多业内人士诧异的事创办全省第一家灸疗专科门诊。做出这样的举动,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当时滥用药的情况很常见,滥用红霉素、青霉素等抗生素的做法已经形成了一种风气,这对人体伤害很大。”马兆勤说。而艾灸自古就是治疗疾病的好方法,但当时在全国的使用并不广泛,人们更重视扎针治疗。因此,马兆勤想创立一套系统的灸法。

  选评,马兆勤参加了中国针灸学会第一届青中年针灸学术交流会,专业人士云集,不少同行对他的“超前”做法很是看好,这给他打了一股气。那次交流会留下的黑白照片,至今还被马兆勤摆放在办公室里。如今,

  在这个不甚起眼的治疗室里,飘着浓浓的艾草味儿。在这里,很多让人想都想不到的东西都能被派上用场用核桃做眼睛灸,用蒜、鳖甲、山药做间接灸等等。很多人可能并不知道,马兆勤用的大部分疗法都是自己琢磨出来的。

  “马主任,给我扎个针吧。”“马主任,我脊椎不好,你给看看。”22日是夏至,济南市中医医院针灸一科内坐满了病人,房间内弥漫着艾草的味道,科室主任马兆勤忙得不可开交。26年前,马兆勤顶着压力创办了全省第一家灸疗专科门诊,目前在全国已很有名气。